拆迁得了几百万的“富婆”,竟从17楼纵身跳下……

2019年10月25日,我想分享

文:九个泡泡

1

牛家屯大队的小广场 宣布搬迁并在春天开始停止耕种的人们,无法抑制内心的喜悦,纷纷来到小广场。 有些跳方块舞,有些扭秧歌

多年来,这里的人们一直起得很早,吃着黑色的东西,努力工作,住在一个小菜园里。 后来,化工厂被污染,菜地被关闭。 谈判搬迁费了许多周折。

人们很快就能拥有金钱和建筑来开始新的生活。他们怎么能不高兴地跳起来?

突然,一行人从村子里冲了进来,脸色铁青,快步走向村子外面的路,然后骑上公共汽车走向一座城市

人们停止跳舞,一个接一个地聚在一起聊天。他们在窃窃私语

知情人士说,村里58岁的农民张文卿从一栋建筑上跳了下来。

好日子来了。为什么这个女人这么蠢?

人们在邻居之间嘈杂的讨论中理解了事情的真相。

张文卿是牛家屯的儿媳妇 她的丈夫因病去世,享年35岁,留下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文清是个坚强的女人。她既是父亲又是母亲,通过努力工作来抚养一对孩子。

但是一个女人不能在田里做一些工作,比如犁地或拉地,即使她在家。

我的姐姐,在离家十英里的地方,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它,并在心里记住了它。

每当关键时刻,我姐姐总是离开工作,和姐夫一起开车回家。

姐夫是个好杂工。他擅长犁地和拉车。

他们两个帮助文清的家人完成了他们的工作。他们一口饭也没吃,转身回家了。

文清也没呆多久。她知道她的姐姐和姐夫害怕她花钱,也没有时间。 农业有一个节气,我姐姐的土地也正在种植。

文清看着姐姐的妹夫,拉起女儿小冯和儿子小龙,告诉他们今后永远不要忘记叔叔婶婶的善良。 “

2”的日子一个接一个地向前发展,但是这两个孩子一天天长大。

我女儿小冯不仅漂亮,而且非常孝顺懂事。

文清偶尔会买一些美味的食物,并平均分配给他的两个孩子。 晓凤的那份总是不愿意自己吃,给了她妈妈和弟弟。

小龙哥哥可能被他的母亲和妹妹宠坏了,有些人自私任性。

晓凤初中毕业后没有去上高中。她选择去幼儿园

晓凤作为幼儿园老师学习,不仅因为她喜欢孩子,还因为这个专业的费用更低。

文清非常爱他的女儿 根据调查结果,女儿顺利进入高中并上了大学。

文清对他女儿的决定只字未提

她知道晓凤是给她妈妈和哥哥的

文清咬紧牙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龙啸身上。

小龙是一个天性脆弱的男孩,被宠坏了,只知道如何爱自己。 他的大脑不笨,只是不能吃苦,中等成绩

在高中入学考试中,我几乎没有拿到一个普通的分数。

但是文清并没有气馁,而是鼓励龙啸努力学习 小龙木然地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高考结果出来了,小龙只有三个

文清很开心,他们中的三个也是大学生!

但是光学费一年就超过一万英镑!

小冯,刚刚毕业并参加了这项工作,说:‘妈妈,让我哥哥读一读。我的工资是让他去上学。 ”文清看着女儿,为她感到非常难过。 同龄的女孩喜欢美丽和玩耍,她们需要把钱花在一切事情上。

然而,大学生完全不可能自费种植自己的蔬菜。

此外,近年来,由于我姐姐和姐夫的努力工作和金钱,两个孩子被送到了学校。恐怕我一个人几乎不能养活自己。

现在没事了,晓凤很大,能赚钱。最后,她不必太拖累她姐姐的家庭。

再紧几年吧,儿子为善

希望是一道神圣的光,不时照亮文清的心

多亏了我母亲、姐姐和姐姐姐姐的家人的共同努力,小龙成功地完成了大学学业,并在城里找到了一份科技工作。

多亏了我母亲、姐姐和姐姐姐姐的家人的共同努力,小龙成功地完成了大学学业,并在城里找到了一份科技工作。

小龙开始挣钱,工资也不算太低,超过3000英镑。

文清和小峰非常开心。他们建议小龙存点钱,全家人一起存钱,以便先付首付,然后在城里买栋房子。

小龙自从工作以来似乎懂得很多。 也许我知道挣钱不容易,我开始学会存钱。

小峰在村幼儿园工作。她的工作非常实际和认真。此外,她美丽大方。求婚者打破了门槛。

但是晓凤下定决心,在弟弟买房子之前,他永远不会谈论个人婚姻。她把所有的工资都给了母亲。

晓凤的故事感动了在镇上工作的文君。

文君是晓凤的初中同学

初中毕业后,他跟叔叔当学徒,在镇上的一家工厂做车床操作员。

文君忠于职守,愿意努力学习。进入工厂两年多后,他熟练掌握了技术,工资从4000英镑涨到6000英镑以上。

文君一直迷恋着美丽善良的小冯,但他从来不敢说话。

当领导再次加薪并在工厂会议上向他展示时,他似乎有勇气向晓峰表达自己的意见。

当晓凤听到文君红着脸的表情时,她并不惊讶。冰雪聪明。为什么她看着文君时不知道她含情脉脉的眼睛?只是她对家庭状况不够自信。

文君立即说冯晓的未来是他自己的事情。

晓凤爱上了文君,龙啸买了一栋房子自然又养育了另一个人。

4

3年后,小龙在市里首付20万元,并以80多元的按揭买了一套公寓。

这20万人有他们的母亲文清、妹妹晓凤、妹夫文君(龙啸自己的),还有3万人从他们姐姐家无息借款。

随着大楼的落成,小龙的婚姻也提上了议事日程

小龙的女朋友是他的同事。她很漂亮,但是她太聪明和专横了。

文清有些担心,小凤就劝:“小龙自己满意就好,精明办事不吃亏,霸道没人敢惹,能立住大门呢!″

文清想想也是,这样的媳妇娶进门,不用担心儿子被别人欺负呢!

一切准备就绪,文军向小凤求婚了。

小凤夙愿已了,开心地嫁到镇里,户口也迁了过去。

小龙一年后也娶女朋友过了门。

小凤生了个男孩,由婆婆帮带。

小龙媳妇生了个女孩,自然是文清过去帮带。

村里人都说,守得云开见月明,这回文清苦尽甘来了。

如果不动迁,文清老老实实帮儿子看孩子,或许真的会平静地生活下去。

谁知,文清所在的小村动迁了。

动迁是个大好事,以文清家老房子为例。

动迁后按老院面积,可以分得二百多平的楼房,还有土地分得的几十万钱。

对于这即将突如其来的房产和巨款,刚开始人们只当是个笑话。

当动迁办举着摄影机,还有村里书记会计一大帮人挨家挨户确权时,人们意识到,这百年不遇的好事真砸自己头上了。

房产证是文清一个人的名字。

动迁后这么多的房产和动迁款,文清觉得,自己努力一生也挣不到。

既然老天厚爱,让她老了老了有一笔巨财,她觉得,她该回馈些什么了。

5

首先,她想到了邻村自己的姐姐姐夫。

姐姐姐夫今年都六十多岁了,虽说三个孩子都成家了,但二个人没养老保险,姐夫每天还出去打工,姐姐除了带孙子孙女,还侍弄一个大菜园。起早贪黑摘些菜来卖。

姐姐姐夫虽然这些年日子并不宽裕,却时常接济自己,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小龙当初买楼,他大姨父硬把自己存了将近三年的死期存款取了出来,小龙用了三年,他大姨父也愣没要一分利息。

要知道,那老俩口平时可是连二元钱一块的豆腐也舍不得买呀!

还有女儿小凤,婚前婚后就像半个妈似的护着小龙,就是现在,小凤夫妻俩也时常给弟弟家钱物。

还有她这个当妈的,看看身上里里外外每件衣服,都是小凤买的。

“唉,姐姐那村要动迁就好了。还有小凤,知道自己村动迁,怎么能嫁镇里呢,即使嫁了,户口不迁走就好了。”

文清就这么胡思乱想起来。

“世界上哪有卖后悔药的呢?”

想到这里,文清自己就笑了。

'他们没有,我有啊,分他们点不就行了。″

也不用多,钱给姐姐姐夫两三万,房产给小凤一套,钱也给小凤一部分。

大头还是得留给儿子。”

心里盘算到这,文清的心豁然开朗,她终于能报答所有的亲人了。

谁知,当她把想法告诉儿子儿媳时,小龙倒没说什么,媳妇却跳着脚不干了。

6

“自古女孩不分家产,姐姐出门在外,根本没资格分,大姨家更是外人。这几年,你一直在我家,我们供你吃,供你住。现在动迁了,你胳膊肘往外拐,竟要把财产分给别人,你这老太太,别是脑袋进水了吧!”

大龙媳妇越说声越高,好象她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文清不想接碴儿,这几年,她早领教过了。这媳妇,黑能说成白,白能说成黑。千万不能呛她,这是个瞪鼻子就上脸的主。

小龙见媳妇越说越下道,不知哪来的勇气:“行啦行啦,别越说越不像话啦!妈在咱家,又带孩子又搞卫生,哪吃过一天闲饭啊?说话可要凭良心?”

“什么,小龙,你个天杀的,你是说我没良心吗?”

小龙媳妇的眼晴喷着火,手却把电视摇控器使劲一摔。

“啪”的一声,小电池蹦了出来,在地上蹦了几蹦,滚到了墙角。

小龙也火了:“我说什么了,你就摔东西,什么人啊,这日子没法过了!”

“不过就不过,你还反了天了,什么人,你说什么人?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

说着,小龙媳妇就冲向厨房,操起了菜刀。

见媳妇红着眼,拿着刀,文清先迎了出去。小龙急了,赶紧去阻媳妇。

刀落下的一刹那,小龙用手挡了一下。

小龙的手被媳妇砍断了三根筋。

7

出事后,小龙媳妇带孩子回了娘家。

文清惊吓过度,精神有些抑郁。

她白天不爱吃饭,夜里不能睡觉,整个人糊里糊涂的。见人就问:“我动迁的钱,给点帮过我的人,算是报恩,你说说,我错了吗?”

一家两个病号,可急坏了小凤和文清的姐姐。

小凤安排好家里孩子,和幼儿园领导请了假,到医院护理小龙。

文清姐姐把家交给老伴,到楼房来护理妹妹。

小凤和文清姐姐两个人领文清看了医生。医生说文清思虑过度,又受了惊吓,精神有些抑郁。医生给开了药,又叮嘱不要刺激她。

回家后,小凤和大姨反复劝慰文清,以前帮助他们,完全出于亲情,千万不要分什么动迁财产,只要小龙一家过得好,她自己过得好就行。

文清在亲人的安慰下,又加上按时服药。状态似乎好了些。脸上有了笑模样。饭也吃的多点,夜里也能睡三四个小时了。

那日,文清姐夫来电话,称孙子肺炎住院,孩子爸妈又赶不回来。

文清姐姐无奈,匆忙给文清做好饭,又叮嘱她吃过饭,服过药,早点睡,就赶晚车回家了。

文清吃过饭,服了药,下意识地想看会电视。

摸起摇控器,一下子想起了小龙媳妇那凶神恶煞的脸。

文清的思维一下子混乱了,她下意识地推开窗户。

“心口怎么这么热呢?房间怎么这么黑呢?”

文清迎着清凉的夜风,向着楼下的光亮,手里握着摇控器,从十七楼纵身跃了出去。

含辛茹苦的老妈竟然就这样走了,小龙小凤大恸,小龙一怒之下,决意和媳妇马上离婚。

小凤和大姨一家极力劝阻小龙,毕竟还有那么小的孩子。

望着镶嵌在小匣上母亲那慈祥的笑容,小龙的心都碎了。他死命地咬着牙,下唇有殷红的血汩汩流出。

妈,我怎么办?他泪眼模糊,望天长号。

来源:公众号 九个泡泡(一个专写罪案的公众号)

俞渝夜袭李国庆:卿本佳人,奈何做GAY?

王思聪宣布破产,股份被冻结:你的舒适区,正在杀死你

别不信,所有的断头路,都会拐弯!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文:九个泡泡

1

牛家屯大队的小广场上,锣鼓喧天。已经宣布动迁,春天就开始停耕的人们,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纷纷来到小广场。有的跳广场舞,有的扭大秧歌。

多少年了,这里的人们起早贪黑,勤扒苦作,靠一点菜地维持生计。后来化工厂污染,菜地绝收。几经周折,才谈成动迁。

人们很快就可以有钱有楼,开始新的生活,怎么能不开心地跳起来呢!

忽然,从村子里匆匆来了一行人,他们铁青着脸,小跑着奔向村外的公路,然后蹬上大客车奔向A市。

人们舞也不跳了,纷纷聚拢在一起,交头结耳.窈窃私语着。

有知内情的人说,村里老户五十八岁的张文清跳楼了。

好日子就要到了,这女人怎么这么傻呢?

在街坊邻居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人们了解了事情真相。

张文清是牛家屯嫁进来的媳妇。她丈夫在她三十五岁时因病去世,留下了一儿一女。

文清是个要强的女人,她既当爹,又当娘,含辛茹苦拉扯着一双儿女。

但一个女人,家里还好说,地里有的活就干不了,比如耕地拉地什么的。

离她家十里地的姐姐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每到紧要时候,姐姐总是抛下自家的活,和姐夫一起,赶着大车来到她家。

姐夫是个干活的好把式,耕地拉车全都在行。

二人帮文清家干完活,饭都不吃一口,转身就回家了。

文清也不深留,她知道,姐姐姐夫一是怕她花钱,二也没那功夫。种地是有节气的,姐姐家的地也赶着种啊。

文清望着姐姐姐夫远去的背影,拉过女儿小凤,儿子小龙,告诉他们,以后千万别忘了姨和姨夫的恩情。

2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往前捱着,好在两个孩子一天天长大了。

女儿小凤不仅长的漂亮,而且特别孝顺懂事。

文清偶尔买些好吃的,平均分给两个孩子。小凤那份总是自己舍不得吃,给完妈妈.给弟弟。

弟弟小龙可能是妈妈和姐姐宠的,有些自私和任性。

小凤初中毕业后,没有读高中,她选择了读幼师。

小凤读幼师,不仅因为她喜欢小孩,因为这个专业花钱少些。

文清很心疼女儿。凭成绩,女儿考上高中,读大学没问题。

对于女儿的决定,文清没说什么。

她知道,小凤是为了妈妈,为了弟弟。

文清咬咬牙,把希望都寄托在小龙身上。

小龙是个生性懦弱,又被宠得只知道爱自己的男孩。他的脑瓜不笨,就是吃不了苦,学习成绩中等。

中考时勉强考了个普高。

可文清不气馁,鼓励小龙好好学。小龙木然地点点头,又摇摇头。

高考成绩出来了,小龙只考了个三本。

文清却很高兴,三本也是本科呢!

可一年光学费就一万多呢!

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小凤发话了:'妈,让弟弟念吧,我的工资都供他上学。″

文清望着女儿,心很是不忍。女孩嘛,正是花一样的年龄,爱美爱玩的,哪一样都需要花钱呢。

可是,靠自己种菜,绝对供不起自费的大学生。

再说了,这几年供二个孩子上学,多亏姐姐姐夫既出钱又用力,光凭自己那点地,怕只够填饱肚子吧!

现在好了,小凤大了,能挣钱了,终于不用太拖累姐姐家了。

再紧巴几年,把儿子供完就好了。

希望是一束神光,时时照亮文清的心。

3

在妈妈和姐姐,还有大姨家的共同努力下,小龙顺利读完了大学,又在城里找了份搞技术的工作。

小龙开始挣钱了,工资也不算低,有三千多。

文清和小凤很开心,她们劝小龙省点花,全家人一起努力攒钱,好付首付,在市里买楼。

小龙自从工作后,似乎懂事不少。可能知道挣钱不易了吧,也开始学会节约了。

小凤就在村幼儿园上班,工作很踏实认真,再加上人漂亮又大方,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

可小凤下定决心,弟弟不买完房决不谈个人的婚事,她把自己的工资全部交给妈妈。

小凤的故事感动了在镇里上班的文军。

文军是小凤的初中同学。

他初中毕业后,和舅舅学徒,在镇里一家工厂做了车工。

文军本分踏实,肯钻研,进厂二年多,就熟练地掌握了技术,工资从四千涨到六千多。

文军一直暗恋美丽善良的小凤,但一直没敢开口。

当领导又一次给他调工资,并在全厂大会上表场他后,他似乎有了和小凤表白的勇气。

当小凤听到文军红着脸的表白时,并不吃惊,冰雪聪明的她,怎不知文军看她时那脉脉含情的眼神呢?只是她对自己家这种状况不够自信。

文军当即表示,称以后小凤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小凤和文军恋爱了,小龙的买楼款,自然又多了一个人的筹集。

4

三年后,小龙在市里首付二十万,按揭买了一套八十几平的套间。

这二十万有妈妈文清的,姐姐小凤的,姐夫文军的,小龙自己的,还有从大姨家免利息借来的三万。

有了楼,小龙的婚事也提到了议程。

小龙的女朋友是他的同事,人很漂亮,就是过于精明和霸道。

文清有些担心,小凤就劝:“小龙自己满意就好,精明办事不吃亏,霸道没人敢惹,能立住大门呢!″

文清想想也是,这样的媳妇娶进门,不用担心儿子被别人欺负呢!

一切准备就绪,文军向小凤求婚了。

小凤夙愿已了,开心地嫁到镇里,户口也迁了过去。

小龙一年后也娶女朋友过了门。

小凤生了个男孩,由婆婆帮带。

小龙媳妇生了个女孩,自然是文清过去帮带。

村里人都说,守得云开见月明,这回文清苦尽甘来了。

如果不动迁,文清老老实实帮儿子看孩子,或许真的会平静地生活下去。

谁知,文清所在的小村动迁了。

动迁是个大好事,以文清家老房子为例。

动迁后按老院面积,可以分得二百多平的楼房,还有土地分得的几十万钱。

对于这即将突如其来的房产和巨款,刚开始人们只当是个笑话。

当动迁办举着摄影机,还有村里书记会计一大帮人挨家挨户确权时,人们意识到,这百年不遇的好事真砸自己头上了。

房产证是文清一个人的名字。

动迁后这么多的房产和动迁款,文清觉得,自己努力一生也挣不到。

既然老天厚爱,让她老了老了有一笔巨财,她觉得,她该回馈些什么了。

5

首先,她想到了邻村自己的姐姐姐夫。

姐姐姐夫今年都六十多岁了,虽说三个孩子都成家了,但二个人没养老保险,姐夫每天还出去打工,姐姐除了带孙子孙女,还侍弄一个大菜园。起早贪黑摘些菜来卖。

姐姐姐夫虽然这些年日子并不宽裕,却时常接济自己,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小龙当初买楼,他大姨父硬把自己存了将近三年的死期存款取了出来,小龙用了三年,他大姨父也愣没要一分利息。

要知道,那老俩口平时可是连二元钱一块的豆腐也舍不得买呀!

还有女儿小凤,婚前婚后就像半个妈似的护着小龙,就是现在,小凤夫妻俩也时常给弟弟家钱物。

还有她这个当妈的,看看身上里里外外每件衣服,都是小凤买的。

“唉,姐姐那村要动迁就好了。还有小凤,知道自己村动迁,怎么能嫁镇里呢,即使嫁了,户口不迁走就好了。”

文清就这么胡思乱想起来。

“世界上哪有卖后悔药的呢?”

想到这里,文清自己就笑了。

'他们没有,我有啊,分他们点不就行了。″

也不用多,钱给姐姐姐夫两三万,房产给小凤一套,钱也给小凤一部分。

大头还是得留给儿子。”

心里盘算到这,文清的心豁然开朗,她终于能报答所有的亲人了。

谁知,当她把想法告诉儿子儿媳时,小龙倒没说什么,媳妇却跳着脚不干了。

6

“自古女孩不分家产,姐姐出门在外,根本没资格分,大姨家更是外人。这几年,你一直在我家,我们供你吃,供你住。现在动迁了,你胳膊肘往外拐,竟要把财产分给别人,你这老太太,别是脑袋进水了吧!”

大龙媳妇越说声越高,好象她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文清不想接碴儿,这几年,她早领教过了。这媳妇,黑能说成白,白能说成黑。千万不能呛她,这是个瞪鼻子就上脸的主。

小龙见媳妇越说越下道,不知哪来的勇气:“行啦行啦,别越说越不像话啦!妈在咱家,又带孩子又搞卫生,哪吃过一天闲饭啊?说话可要凭良心?”

“什么,小龙,你个天杀的,你是说我没良心吗?”

小龙媳妇的眼晴喷着火,手却把电视摇控器使劲一摔。

“啪”的一声,小电池蹦了出来,在地上蹦了几蹦,滚到了墙角。

小龙也火了:“我说什么了,你就摔东西,什么人啊,这日子没法过了!”

“不过就不过,你还反了天了,什么人,你说什么人?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

说着,小龙媳妇就冲向厨房,操起了菜刀。

见媳妇红着眼,拿着刀,文清先迎了出去。小龙急了,赶紧去阻媳妇。

刀落下的一刹那,小龙用手挡了一下。

小龙的手被媳妇砍断了三根筋。

7

出事后,小龙媳妇带孩子回了娘家。

文清惊吓过度,精神有些抑郁。

她白天不爱吃饭,夜里不能睡觉,整个人糊里糊涂的。见人就问:“我动迁的钱,给点帮过我的人,算是报恩,你说说,我错了吗?”

一家两个病号,可急坏了小凤和文清的姐姐。

小凤安排好家里孩子,和幼儿园领导请了假,到医院护理小龙。

文清姐姐把家交给老伴,到楼房来护理妹妹。

小凤和文清姐姐两个人领文清看了医生。医生说文清思虑过度,又受了惊吓,精神有些抑郁。医生给开了药,又叮嘱不要刺激她。

回家后,小凤和大姨反复劝慰文清,以前帮助他们,完全出于亲情,千万不要分什么动迁财产,只要小龙一家过得好,她自己过得好就行。

文清在亲人的安慰下,又加上按时服药。状态似乎好了些。脸上有了笑模样。饭也吃的多点,夜里也能睡三四个小时了。

那日,文清姐夫来电话,称孙子肺炎住院,孩子爸妈又赶不回来。

文清姐姐无奈,匆忙给文清做好饭,又叮嘱她吃过饭,服过药,早点睡,就赶晚车回家了。

文清吃过饭,服了药,下意识地想看会电视。

摸起摇控器,一下子想起了小龙媳妇那凶神恶煞的脸。

文清的思维一下子混乱了,她下意识地推开窗户。

“心口怎么这么热呢?房间怎么这么黑呢?”

文清迎着清凉的夜风,向着楼下的光亮,手里握着摇控器,从十七楼纵身跃了出去。

含辛茹苦的老妈竟然就这样走了,小龙小凤大恸,小龙一怒之下,决意和媳妇马上离婚。

小凤和大姨一家极力劝阻小龙,毕竟还有那么小的孩子。

望着镶嵌在小匣上母亲那慈祥的笑容,小龙的心都碎了。他死命地咬着牙,下唇有殷红的血汩汩流出。

妈,我怎么办?他泪眼模糊,望天长号。

来源:公众号 九个泡泡(一个专写罪案的公众号)

俞渝夜袭李国庆:卿本佳人,奈何做GAY?

王思聪宣布破产,股份被冻结:你的舒适区,正在杀死你

别不信,所有的断头路,都会拐弯!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