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公文写作,《长安十二时辰》的大案牍术有话说

  

  来源:半月谈教育

  原标题:论公文写作,《长安十二时辰》的大案牍术有话说

  

  上元街头,人头攒动,擦肩接踵,万灯齐放……这个夏天,《长安十二时辰》火了。

  精彩原著和炸裂演技的打底,加上复古的服化道,油画般的色调,礼仪、生活、人物台词都颇为“古风”,对唐长安的还原度被赞仿佛进入了“清明上河图”般的画卷。

  剧中,贯穿始终的“大案牍术”成了一个焦点。靖安司中的徐宾,一位口齿耿直却记性奇佳的文吏,利用“大案牍术”,在没有电脑检索的情况下,能以最快的时间,从档案中发掘有用的信息,找到上级需要的历史资料,活脱脱的长安“最强大脑”。

  就有位机关文秘工作者跟我抱怨:“最近一直在追《长安十二时辰》,发现拟写公文和徐宾的断案推理一样,时常需要从堆积如山的材料中,快速准确找到内容所需和语句出处,要是能熟练使用剧中的‘大案牍术’,那该多好!”连干这行多年的“老笔杆子”也不无难色,公文领域的“大案牍术”就真的那么难吗?

  其实,抛开术法而言,“大案牍术”主要是信息资料的集成。写公文搞材料的“第一道工序”也需要调查研究、收集资料,大量占有情况。“备料”的深度、广度和纯度,直接决定写出东西的“味道”和价值。从这一点来说,手头占有上的写作材料当然是越多越好、越细越好、越深越好、越新越好。那么,在收集写作材料时,广泛、准确、取舍这3个关键词也许能帮到你。

  广泛:掌握足够材料是写好写实文稿的前提和基础,不论普遍或特殊、整块或零碎、数字或事例都应在收集之列。

  比如说,大量的数字能提供支持和比较,有利于快速分析判断,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但是数字也相对抽象,主要反映结果,通常是“有脉络无血肉”,这时,就需要典型的、鲜活的事例来补充,通过“解剖麻雀”式的理性分析和感性叙述相结合,增强文章感染力和说服力。

  准确:收集材料不能随意编造,必须有源有据、准确无误。在“推材料”或是审阅公文时,领导经常会问:“这句话的出处在哪里?”你需要丁是丁,卯是卯的作答。

  因此,除了精准领会会议文件精神和领导意图外,我们提倡用好调查研究这个“传家宝”,通过调研座谈、访谈了解、数据分析、问卷测验、实地观察等方法,准确掌握“第一手材料”,切忌闭目塞听、闭门造车,笼而统之写点套话空话或“剪刀加浆糊”的强行拼凑。

  取舍:就是要注重材料收集的质量,善于权衡取舍。收集材料也并非“多多益善”,大量杂乱的材料反倒让人眼花缭乱,干扰写作思路。这就需要去粗存精,去伪存真,把好“源头关”。

  快速筛选的原则有3条,就是“选权威弃平庸”“选最新弃陈旧”“选接近弃偏远”。权威的材料事例和数字往往更准确,最新的材料里往往有新的提法、新的语言和新的事实,而接近你文章主旨的材料,才是最有用的材料。

  当然,掌握方法技巧只是“外衣”,文秘工作者本身才是关键。就像靖安司少了徐宾,同样的“大案牍术”效率至少要减半。

  许多经验丰富的机关文秘工作者之所以能出口成章、落笔成文,保持高质量的“输出”,主要是靠平时写作能力积累的持续“输入”。

  换句话说,除了深挖细研厚实岗位专业知识,具备“信手拈来一口清”的自信和底气外,还要善于捕捉飞来的信息,用联系和发展的眼光打破既有知识的边界。养成藏书、剪报、记笔记、抄卡片等办法积累材料、强化记忆,都是行之有效的好办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