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重骑兵的任务 仅仅为了一次冲锋



  见山博物2019.7.30我要分享

  

  重装骑兵是冷兵器时代的傲娇。

  重装甲骑兵曾经是一个最昂贵最重要也最荣耀的兵种。

  该兵种人和马均装备有防护性能良好的盔甲和盾牌,武器以长矛为主,以强大的冲击力和优秀的防御力而著称。中国南北朝时期的具装甲骑和隋唐具装甲骑,辽宋夏金具装甲骑、蒙古重骑兵都是这一类型。

  装甲具有承受一定攻击的能力,通过冲锋产生的速度、动量对敌人阵地制造压制性的突破,主要用途是冲毁敌人阵形,打击敌人士气的超级骑兵、人肉坦克。

  在冷兵器时代,稳固的阵形是确保胜利的基础,高昂的士气是取胜的关键,一旦破坏了敌人的心理平衡和组织基础,就相当于获得了胜利。

  

  骑兵用矛与步兵战用矛不同之处,在于你在骑马刺杀的时候,马是快速奔跑的,不能停留在敌军之中。因为一旦停留,停滞的骑士,移动不便,将成为成群敌军步兵的最好人靶。

  哪怕是双方骑士单挑也是如此,双方骑马对冲,接近时交手也就是一两下,最多也不会超过3下,两马就远远跑开了。如果双方没有分出胜负,还有交战愿望,则会兜回来,重新对冲、交手、分开这个过程。

  如此,一回一合,双方驱马接近,交手,然后撒马跑开,如此一个循环被称之为一回合。

  中国评书称旧时武将交手多少多少回合,就是形容这种循环。

  

  所谓回合,就是回马交战的过程,合就是两马接近的过程,一个回合就是两马相互冲击交手一次。

  小说家将其概念扩展,将步战、武林高手交手也称之回合,实际名不副实,因为步战作战往往胶着在一起,与一触即分的马战大不相同。

  一般来说装甲材质的厚度、韧性、强度和覆盖面积都要达到一定的程度,才能保证骑士能够承受一般的砍杀和弓箭杀伤。装甲的足够厚度和面积就造成了巨大的重量,也就牺牲了机动性。

  蒙古轻骑兵面对人数众多以重装甲骑兵为骨干的西欧骑士团的时候所得到的胜利,就是依靠机动性获得的。微信公号 JSBWZZ 见山博物愉快阅读。敏感话题在新浪微博“见山观察”。(关于蒙古西征时的兵种组成,重骑兵占六成,蒙古一人三马,机动性不受影响)

  

  装甲坚固,全身完全覆盖,甚至连眼睛也完全防护,这种装备很显然不利于近身搏斗——眼睛视野很小,基本上限制在正前方。

  这种制造模式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重装甲骑兵在战场上的使用方式——冲锋,掉过头来再冲锋,但是绝对不能停下来肉搏!

  当他们推进的时候,就好像钢铁的城墙迎面压来。

  

  

  

  

  

  重装甲骑兵的装甲很重,西欧中世纪后期15世纪比较极端的时代,如果一个骑士从马上摔下来,凭自己的力量根本是站不起来的。

  中国和中国周边的国家,重装甲骑兵的装甲基本上还是普通披挂装甲的延伸,倒还是可以凭自己勉强的站立。

  西欧中世纪后期才诞生的重装甲骑兵的战马只用来战斗,平常行军以及负载其他战斗和生活用具要靠扈从和其他马匹。一个骑士如果没有两名以上的扈从就会感到生存的不便,连上下马、换马、穿盔甲都不能顺利完成。

  

  

  骑马刺杀时,人借马力,马借人势,人马一体,集人马一体快速冲刺的所有动能于矛尖之上。微信公号 JSBWZZ 见山博物愉快阅读。敏感话题在新浪微博“见山观察”。所以,这种力量非常巨大,如果在马上不稳固的话,即使刺死了敌人,也会把骑士贯下马来,所以马上用矛必须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缓冲这种反作用力。

  古代,欧洲骑兵用的矛和步兵的区别不大,因为当时没有马镫,所以骑兵不可能象后来的骑士那样,借用马力去冲击敌军,而只能拿矛进行投掷或刺击,威力远不如防护精良手持长矛的重步。

  在西方古代,没有马镫的骑兵对重步兵组成的长矛方阵只能避其锋芒,只能从事一些辅助性战斗,例如追击、侦查、警戒,或者针对敌军骑兵作战。

  

  欧洲古典骑兵用矛大都为投掷刺击两用矛。

  如果手持刺击敌人时,一般分为两种办法,一种为正手持矛,手像鸟翼一样向一侧尽量伸展,手臂放松,矛头向前,呈水平或矛头指向斜下方,远离骑士的身体。一旦刺中目标则马上撒手,因为人手远离身体重心,即使被反冲的力量带到了一点,也会因为松弛的胳膊获得了缓冲,从而避免身体被带下战马。

  另一种则为反手持矛,矛尖向下或斜下方,骑士刺击像下刺击,刺中目标后则马上撒手,避免被带下战马。

  

  

  

  随着马镫的出现,身着重甲的西方骑士出现了。

  骑士在马上可以获得稳固的支撑,这样骑兵可以承受更大的冲击力,骑士冲击时,往往是一手持盾并控制马头方向,一手胳膊蜷曲夹持骑矛,双脚马刺猛磕马腹,使马疼痛,用于加速,增加冲击力量。身负重甲的骑士夹持骑矛。这样就使矛与人,人与马,形成相对的刚性固定,结为一体撞向敌人。

  一人一马加上其上长矛盔甲的重量,高速前进,这种冲击力极为巨大,一人一马全部动能集中在矛尖之上,冲击力巨大。但反作用力同样巨大,尤其是双方都是骑士互冲的时候,双方力量叠加,所以即使有马镫的支撑,也难以承受如此巨大的反作用力,只会被贯下战马。所以西方骑士的解决办法是,通过骑矛的设计来解决这个问题。

  

  骑士矛从古典时期的的投刺二用矛演化为专精冲刺的骑矛。大约十三世纪其形制基本确定下来。骑矛的前部矛杆大都为苹果木等较脆木料制成,这样一旦矛杆受到大力撞击,则会碎裂。

  典型的矛大约为2米以上,头部安装尖锐的金属锥体,矛杆前部为较细较脆的木料,中部靠后部位有护手,避免刺中目标时握持不紧前移,并起到保护手臂的作用。最后部则是较粗的木锥,用于配重和牢固夹持。

  

  

  

  

  再例如知名的波兰翼骑兵所使用的骑矛,矛杆的前段是中空的,一旦刺中目标,巨大的反作用力则会使矛杆碎裂。

  藏于波兰博物馆的十七世纪晚期到十八世纪早期波兰翼骑兵的长矛的平均长度达到了5米,以很脆的枞木(就是现代制作铅笔的木料,可以想象是多么的脆)制造。这些长矛先把木料制成半个矛体的形状,再将内部挖空,最后把两半用胶粘合起来并涂上红漆,绘制金色的羽状纹饰装饰,并在矛头后加装矛旗。

  

  整矛的中后部是一个木球,保护着握矛的手。铁质矛头很小,只有大约10厘米长,上面有脊,矛头后有着长铁条用来把矛头固定在矛杆上。

  由于矛杆中空,微信公号 JSBWZZ 见山博物愉快阅读。敏感话题在新浪微博“见山观察”。这些长矛的重量很少超过3千克,且有木球来配重,重心靠后,易于夹持掌控。全速冲锋的翼骑兵可以用手中的长矛将一个装甲的敌人刺穿,但通常长矛也会同时被反作用力所击碎。

  

  所以为了解决冲击的反作用力,欧洲骑兵的骑矛大都为一次性使用,冲击过后,刺中目标则会折断,大大降低了冲击分反作用力,使骑士不至于被反作用力贯下战马。

  矛折断之后,骑士则会抽出骑士剑、马刀、钉头锤等近战武器继续战斗或回到自己的侍从那里取得骑矛。但显然,这些短兵器不如骑矛这种长兵器更有效,更能保护自己。

  重装甲骑兵除了自己带有充当步兵和轻骑兵作用的扈从以外,还需要相当数量的其他兵种加以配合,基本不能独立完成一项综合的作战任务——比如战役。

  

  

  让我们来看一下重装骑兵参与的战役流程。

  当一支贵族组成的重装甲骑兵在辎重车队的运载下前往战场。

  重骑兵在重步兵(正规军、雇佣军、自由农、商人子弟、士族、军户等)、轻步兵(奴隶、学徒、农奴、家奴、弱小民族、协从国军队等)的保护下,在弓箭手(正规军、工匠、自由农、猎人、受雇用的游牧民等)的掩护下,在轻骑兵(正规军、雇佣军、边疆守备队、贫穷贵族子弟、流浪汉、冒险家等)的远距离侦察保障下,终于抵达战场的时候,大家应该已经和他们一样气喘吁吁了。

  他们驱赶着其他兵种快速的建立长矛和盾牌(有的是那种用车运载的3米高的巨型盾牌)的外圈阵地、辎重车围成一圈的内圈阵地。并用弓箭手射住阵脚,用长矛步兵(重步兵)顶住敌人的第一波骚扰进攻。

  然后,他们才开始慢慢的装甲、上马、排队。这个时候,大量的轻骑兵必须不断的对敌人进行接触攻击,微信公号 JSBWZZ 见山博物愉快阅读。敏感话题在新浪微博“见山观察”。或者至少是佯装攻击,否则敌人如果从容的布置好自己的防御体系,比如绊马索、连射的重型弩炮、鹿角刺和拒马坑,那对于重装甲骑兵来说就会造成不必要的惨重损失。

  当一切准备齐全,侦察的将领要明确的判断什么样的位置有利于冲锋——并不是所有的敌人阵地都可以进攻,准备的森严的、士兵冷静的、有足够长矛和弩箭的、已经看起来动了土的、有牢固的木栅栏的、同样有重装甲骑兵的……

  最终,重装甲骑兵要冲击的是敌人的薄弱部分,整个阵地的一个薄弱部分被冲垮了,敌人的末日也就快了……

  

  

  中世纪后期诞生的重甲骑兵的骑士本身也只用于战斗。

  因为这个兵种极为昂贵,一个重骑兵相当于十个以上的步兵或者三四个普通骑兵,很少有君主愿意独自负担这个军队的建设及维持费用。

  君主最常见的做法就是用贵族子弟组建骑士团。

  把平时这些游手好闲的贵族子弟以及冒险家们在各种名目的骑士训练营进行集中训练和比赛。

  一旦有战争爆发,按照阶级组成各种名目的骑士团,所有费用自理、扈从自带、装备自备,国家只提供必要的基本粮食,但是酒肉之类一般也要自己准备。这些有钱的骑士们吃肉喝酒,有的是体力,当然战斗力也强。

  不过他们也绝对不是冤大头,战争胜利之后的战利品归各自的骑士团所有,俘获的男女也沦为骑士们的奴仆。国王不会插手,甚至连攻下来的城堡都被视为私产,拒绝国王的重新分配。

  收藏举报投诉

  

  重装骑兵是冷兵器时代的傲娇。

  重装甲骑兵曾经是一个最昂贵最重要也最荣耀的兵种。

  该兵种人和马均装备有防护性能良好的盔甲和盾牌,武器以长矛为主,以强大的冲击力和优秀的防御力而著称。中国南北朝时期的具装甲骑和隋唐具装甲骑,辽宋夏金具装甲骑、蒙古重骑兵都是这一类型。

  装甲具有承受一定攻击的能力,通过冲锋产生的速度、动量对敌人阵地制造压制性的突破,主要用途是冲毁敌人阵形,打击敌人士气的超级骑兵、人肉坦克。

  在冷兵器时代,稳固的阵形是确保胜利的基础,高昂的士气是取胜的关键,一旦破坏了敌人的心理平衡和组织基础,就相当于获得了胜利。

  

  骑兵用矛与步兵战用矛不同之处,在于你在骑马刺杀的时候,马是快速奔跑的,不能停留在敌军之中。因为一旦停留,停滞的骑士,移动不便,将成为成群敌军步兵的最好人靶。

  哪怕是双方骑士单挑也是如此,双方骑马对冲,接近时交手也就是一两下,最多也不会超过3下,两马就远远跑开了。如果双方没有分出胜负,还有交战愿望,则会兜回来,重新对冲、交手、分开这个过程。

  如此,一回一合,双方驱马接近,交手,然后撒马跑开,如此一个循环被称之为一回合。

  中国评书称旧时武将交手多少多少回合,就是形容这种循环。

  

  所谓回合,就是回马交战的过程,合就是两马接近的过程,一个回合就是两马相互冲击交手一次。

  小说家将其概念扩展,将步战、武林高手交手也称之回合,实际名不副实,因为步战作战往往胶着在一起,与一触即分的马战大不相同。

  一般来说装甲材质的厚度、韧性、强度和覆盖面积都要达到一定的程度,才能保证骑士能够承受一般的砍杀和弓箭杀伤。装甲的足够厚度和面积就造成了巨大的重量,也就牺牲了机动性。

  蒙古轻骑兵面对人数众多以重装甲骑兵为骨干的西欧骑士团的时候所得到的胜利,就是依靠机动性获得的。微信公号 JSBWZZ 见山博物愉快阅读。敏感话题在新浪微博“见山观察”。(关于蒙古西征时的兵种组成,重骑兵占六成,蒙古一人三马,机动性不受影响)

  

  装甲坚固,全身完全覆盖,甚至连眼睛也完全防护,这种装备很显然不利于近身搏斗——眼睛视野很小,基本上限制在正前方。

  这种制造模式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重装甲骑兵在战场上的使用方式——冲锋,掉过头来再冲锋,但是绝对不能停下来肉搏!

  当他们推进的时候,就好像钢铁的城墙迎面压来。

  

  

  

  

  

  重装甲骑兵的装甲很重,西欧中世纪后期15世纪比较极端的时代,如果一个骑士从马上摔下来,凭自己的力量根本是站不起来的。

  中国和中国周边的国家,重装甲骑兵的装甲基本上还是普通披挂装甲的延伸,倒还是可以凭自己勉强的站立。

  西欧中世纪后期才诞生的重装甲骑兵的战马只用来战斗,平常行军以及负载其他战斗和生活用具要靠扈从和其他马匹。一个骑士如果没有两名以上的扈从就会感到生存的不便,连上下马、换马、穿盔甲都不能顺利完成。

  

  

  骑马刺杀时,人借马力,马借人势,人马一体,集人马一体快速冲刺的所有动能于矛尖之上。微信公号 JSBWZZ 见山博物愉快阅读。敏感话题在新浪微博“见山观察”。所以,这种力量非常巨大,如果在马上不稳固的话,即使刺死了敌人,也会把骑士贯下马来,所以马上用矛必须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缓冲这种反作用力。

  古代,欧洲骑兵用的矛和步兵的区别不大,因为当时没有马镫,所以骑兵不可能象后来的骑士那样,借用马力去冲击敌军,而只能拿矛进行投掷或刺击,威力远不如防护精良手持长矛的重步。

  在西方古代,没有马镫的骑兵对重步兵组成的长矛方阵只能避其锋芒,只能从事一些辅助性战斗,例如追击、侦查、警戒,或者针对敌军骑兵作战。

  

  欧洲古典骑兵用矛大都为投掷刺击两用矛。

  如果手持刺击敌人时,一般分为两种办法,一种为正手持矛,手像鸟翼一样向一侧尽量伸展,手臂放松,矛头向前,呈水平或矛头指向斜下方,远离骑士的身体。一旦刺中目标则马上撒手,因为人手远离身体重心,即使被反冲的力量带到了一点,也会因为松弛的胳膊获得了缓冲,从而避免身体被带下战马。

  另一种则为反手持矛,矛尖向下或斜下方,骑士刺击像下刺击,刺中目标后则马上撒手,避免被带下战马。

  

  

  

  随着马镫的出现,身着重甲的西方骑士出现了。

  骑士在马上可以获得稳固的支撑,这样骑兵可以承受更大的冲击力,骑士冲击时,往往是一手持盾并控制马头方向,一手胳膊蜷曲夹持骑矛,双脚马刺猛磕马腹,使马疼痛,用于加速,增加冲击力量。身负重甲的骑士夹持骑矛。这样就使矛与人,人与马,形成相对的刚性固定,结为一体撞向敌人。

  一人一马加上其上长矛盔甲的重量,高速前进,这种冲击力极为巨大,一人一马全部动能集中在矛尖之上,冲击力巨大。但反作用力同样巨大,尤其是双方都是骑士互冲的时候,双方力量叠加,所以即使有马镫的支撑,也难以承受如此巨大的反作用力,只会被贯下战马。所以西方骑士的解决办法是,通过骑矛的设计来解决这个问题。

  

  骑士矛从古典时期的的投刺二用矛演化为专精冲刺的骑矛。大约十三世纪其形制基本确定下来。骑矛的前部矛杆大都为苹果木等较脆木料制成,这样一旦矛杆受到大力撞击,则会碎裂。

  典型的矛大约为2米以上,头部安装尖锐的金属锥体,矛杆前部为较细较脆的木料,中部靠后部位有护手,避免刺中目标时握持不紧前移,并起到保护手臂的作用。最后部则是较粗的木锥,用于配重和牢固夹持。

  

  

  

  

  再例如知名的波兰翼骑兵所使用的骑矛,矛杆的前段是中空的,一旦刺中目标,巨大的反作用力则会使矛杆碎裂。

  藏于波兰博物馆的十七世纪晚期到十八世纪早期波兰翼骑兵的长矛的平均长度达到了5米,以很脆的枞木(就是现代制作铅笔的木料,可以想象是多么的脆)制造。这些长矛先把木料制成半个矛体的形状,再将内部挖空,最后把两半用胶粘合起来并涂上红漆,绘制金色的羽状纹饰装饰,并在矛头后加装矛旗。

  

  整矛的中后部是一个木球,保护着握矛的手。铁质矛头很小,只有大约10厘米长,上面有脊,矛头后有着长铁条用来把矛头固定在矛杆上。

  由于矛杆中空,微信公号 JSBWZZ 见山博物愉快阅读。敏感话题在新浪微博“见山观察”。这些长矛的重量很少超过3千克,且有木球来配重,重心靠后,易于夹持掌控。全速冲锋的翼骑兵可以用手中的长矛将一个装甲的敌人刺穿,但通常长矛也会同时被反作用力所击碎。

  

  所以为了解决冲击的反作用力,欧洲骑兵的骑矛大都为一次性使用,冲击过后,刺中目标则会折断,大大降低了冲击分反作用力,使骑士不至于被反作用力贯下战马。

  矛折断之后,骑士则会抽出骑士剑、马刀、钉头锤等近战武器继续战斗或回到自己的侍从那里取得骑矛。但显然,这些短兵器不如骑矛这种长兵器更有效,更能保护自己。

  重装甲骑兵除了自己带有充当步兵和轻骑兵作用的扈从以外,还需要相当数量的其他兵种加以配合,基本不能独立完成一项综合的作战任务——比如战役。

  

  

  让我们来看一下重装骑兵参与的战役流程。

  当一支贵族组成的重装甲骑兵在辎重车队的运载下前往战场。

  重骑兵在重步兵(正规军、雇佣军、自由农、商人子弟、士族、军户等)、轻步兵(奴隶、学徒、农奴、家奴、弱小民族、协从国军队等)的保护下,在弓箭手(正规军、工匠、自由农、猎人、受雇用的游牧民等)的掩护下,在轻骑兵(正规军、雇佣军、边疆守备队、贫穷贵族子弟、流浪汉、冒险家等)的远距离侦察保障下,终于抵达战场的时候,大家应该已经和他们一样气喘吁吁了。

  他们驱赶着其他兵种快速的建立长矛和盾牌(有的是那种用车运载的3米高的巨型盾牌)的外圈阵地、辎重车围成一圈的内圈阵地。并用弓箭手射住阵脚,用长矛步兵(重步兵)顶住敌人的第一波骚扰进攻。

  然后,他们才开始慢慢的装甲、上马、排队。这个时候,大量的轻骑兵必须不断的对敌人进行接触攻击,微信公号 JSBWZZ 见山博物愉快阅读。敏感话题在新浪微博“见山观察”。或者至少是佯装攻击,否则敌人如果从容的布置好自己的防御体系,比如绊马索、连射的重型弩炮、鹿角刺和拒马坑,那对于重装甲骑兵来说就会造成不必要的惨重损失。

  当一切准备齐全,侦察的将领要明确的判断什么样的位置有利于冲锋——并不是所有的敌人阵地都可以进攻,准备的森严的、士兵冷静的、有足够长矛和弩箭的、已经看起来动了土的、有牢固的木栅栏的、同样有重装甲骑兵的……

  最终,重装甲骑兵要冲击的是敌人的薄弱部分,整个阵地的一个薄弱部分被冲垮了,敌人的末日也就快了……

  

  

  中世纪后期诞生的重甲骑兵的骑士本身也只用于战斗。

  因为这个兵种极为昂贵,一个重骑兵相当于十个以上的步兵或者三四个普通骑兵,很少有君主愿意独自负担这个军队的建设及维持费用。

  君主最常见的做法就是用贵族子弟组建骑士团。

  把平时这些游手好闲的贵族子弟以及冒险家们在各种名目的骑士训练营进行集中训练和比赛。

  一旦有战争爆发,按照阶级组成各种名目的骑士团,所有费用自理、扈从自带、装备自备,国家只提供必要的基本粮食,但是酒肉之类一般也要自己准备。这些有钱的骑士们吃肉喝酒,有的是体力,当然战斗力也强。

  不过他们也绝对不是冤大头,战争胜利之后的战利品归各自的骑士团所有,俘获的男女也沦为骑士们的奴仆。国王不会插手,甚至连攻下来的城堡都被视为私产,拒绝国王的重新分配。